时光.

这里时光,拖延症晚期患者。MAR、SPN、DW大坑中,AllD、All铁无节操党.
微博:RDJ内增高富帅x

法扎和JCS的也太美好了!!

Slan肖子:

上完色了,slo摊位在w13,五谷杂粮批发中心~

没想到米老师真的回复了我!!😭😭

更一个顶置.

Amor,ch'a nullo amato amar perdona,
mi presedel costui piacer sì forte,
che,come vedi, ancor non m'abbandona.
Amorcondusse noi ad una morte:
Cainaattende chi a vita ci spense.

(Love,that exempts no one beloved from loving,
Seized me with pleasure of this man sostrongly,
That, as thou seest, it doth not yetdesert me;
Love has conducted us unto one death;
Caina waiteth him who quenched ourlife!)


——— Divina Commedia

【萨莫/莫萨】星光琴弦(上)(现代乐队AU).


#贝斯手萨/架子鼓手莫,萨莫萨无差,可能番外萨莫车. 

#双向暗恋.

#真·摇滚莫扎特.



 - Bright eyes like starry skies, your name is burning in my mind. 


乐器弹奏的金属音在耳膜炸裂,透明的液体被滞留在玻璃杯底,萨列里一时忘了将它们送入喉头,舞台最中央的主唱刻意弄斜了麦架,摆出常见的摇滚姿势,人群里爆发出新的欢呼。



而萨列里的眼神却穿过欢喧哗滞留在舞台后方,金色头发的男人在灯光底下闪耀,他的手腕缠着几条深色帆布条,皮制的衬衣领口大开,银色的吊坠明晃晃的荡在锁骨处,鼓槌也随着敲击在他指间翻飞舞动。


 炽热的眼神似乎换来了回应,男人抬头望向他,又给予一个略微稚气的笑容,萨列里下意识的举起杯子,吞下一口酒精试图掩盖慌乱,乐器最终停止,尖叫和爱意被人群嘶吼,萨列里站起身同罗森博格走向后台,脚印踏在地板上唤起下午的对话。 


罗森博格聒噪的言语填满了整个房间,“萨列列列列列里!瞧!这有一个乐队空出了一个贝斯手!”被人刻意拖长的尾音让萨列里无奈的摇头,“我从来不会随便加入什么乐队”,略微冷淡的语气并未打消罗森博格的劝说,“是是是——所以我们得去看看,就今晚怎么样!”,丝毫没有询问的语气在下一秒就被证实,罗森博格抓着萨列里就往外走了。


 “罗森博格,你确定后台在这吗?或者说你确定这不是人员休息室?”,棕色的门上挂着金色镶边的牌子,好看的花体写着:独一无二的莫扎特,“你看都独一无二了肯定是的,快去!”然后萨列里感觉到轻微的失重,罗森博格直接把他推了进去。


 那个金发男人正坐在化妆镜前,镜面映着一副好看轮廓,刚才的响动并没有打断人的动作,黑色笔刷沾上放光的东西在他眼角巧妙划过,“恩?怎么了?”,待他画完左眼时,男人才转过身询问。


 “不好意思这么冒昧闯进来,我想问一下你是乐队的负责人吗?”,“你可以叫我莫扎特,你呢?”,莫扎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,却让人感觉不到失礼,“萨列里”,不知道为什么萨列里总有一种这个人就是乐队核心的直觉,桌垫被拍出响声,莫扎特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。


 忐忑的心从跨入这间屋子起就未曾放缓,莫扎特身上残留的香水余香就晕染在他呼吸里,轻甜又惑人的味道加快了心脏跳动的频率,如此凑近一看才发现,那金色发丝下透出棕色的原色,棕色不能彰显他所有的才华,只有耀眼的金色才能书写他的天赋。


 “你来是想试试贝斯手吧”,莫扎特转过头看他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,“这很简单啊,我看你刚刚在台下会随着节奏模拟滑弦的动作,而且现在这么一看,你的指尖有茧子哦!”,骄傲又自信的语气从他口中道出,萨列里看着他的表情带着的一丝狡黠,暗自地笑了。


 “你猜的很对”,“不不不!萨列里!我这可是推理!”,反抗的语气莫名软糯,挠得萨列里想揉他那杂乱却看着如语气柔软的头发,“我想你知道贝斯对于乐队的意义!那...我先期待一下你会成功?”,莫扎特站起身,柔软的坐垫上留下了一块凹陷。


 萨列里抬头盯着他,发现他眼角缀着的金箔耀眼得就像星星,萨列里不禁想问莫扎特——夜空中的光芒被他摘下了几颗?又被他施以怎样的魔法才将它们融化绽在眼角?


 莫扎特感受到萨列里炽热的目光,轻微地挑了一下眉,嘴角带上的几分笑意浸进眼底,“萨列里?你怎么一直盯着我?”,“啊..谢谢你,我会尽力的”,星星捕获了萨列里的视线,明亮融化的热度灼烧了他心跳。 


莫扎特见着萨列里的反应笑出了声,眼角的金箔在他笑起来时更加鲜活了,他想到了什么似的上前抓住萨列里的胳膊,罗森博格并没有在门外,不知去了什么地方,萨列里只是安静的跟着他,让莫扎特带引自己向前走。



啊啊啊!为什么我喜欢的太太,或者很巨的太太都吃莫萨啊啊!!萨莫这么带感!!!

翻FB找到这张!!啊啊啊啊!!我死了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