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.

这里时光,拖延症晚期患者。MAR、SPN、DW大坑中,AllD、All铁无节操党.
微博:RDJ内增高富帅x

自截自调了几张!♥️

迈真的好难截清楚哈哈哈!

可以抱走做头像或者壁纸!

【盾铁】Baltimore’s Fireflies. (一发完)



#普通人


#狗血和三观扭曲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..





- You've got the blood on your hands, I know it's my own.




【一个人做自由落体运动,落地的时间需要多久?】


Tony和他的助手Steve好上了,他忘记是谁先开口告白,只记得光裸的躯体和次日清晨的甜蜜,Steve完全符合了他心中的幻想,从第一次看见他时,Tony心间的瘙痒便从未间断过,庆幸的是Steve对他也有同样的情感。


他的爱人去医院看他的好兄弟,Tony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无暧昧,可等自己回过神时已到了病房门前,可能是路边女孩手里的花束太过于艳丽——绽放着的粉色康乃馨,花瓣边缘悄悄缀着些许红色,Tony想,也许病人收到这样的花会很开心。


“Steve..我很高兴你当初愿意那样做,可我..真的很愧疚”,门外的脚步顿住了,“Bucky,愧疚的是我,我不想再瞒着Tony了但我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”,“你不应该压下那份视频的,你应该让他知道的”,Tony感觉到一些眩晕,他们说的视频是什么?是关于自己的吗?沉默了一会后Tony的疑惑悉数得到了解答。



“可是那并不是你的错!你当时是不清醒的,是被那些人注射了药物!”,“Steve...我伤害了Tony的父母,不管怎么样双手沾满鲜血的是我...”,空气从他的肺部急速溜走,一瞬间的真相胀满心口,Tony突然瘫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金属的冰凉感促使他松开手中的花束,躯体下坠的重力敲响了椅面,屋里的人停止了对话。


Steve看见Tony的一瞬间就愣住了,血液仿佛从脚底窜进大脑,激得他不知如何应对,“Tony...”开口沙哑的音色换取目光,Tony望着他,似乎是斟酌了许久也像是隐忍了许久,“滚”,一声脱力的话语最终砸向Steve.



他上前拉住Tony远去的背影,意料之中的拒绝还是刺伤了眼睛。



Tony从医院离开用了三分钟,仿佛三年,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那间载满情感的屋子,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它从心头撕开。



他像屠宰场里案板上的鱼肉,莽夫手中的刀刃毫无规法的将他剁碎,他带着念想的肠肚快从口中吐出,又似不够折磨般的卡在喉头,于是带茧的手指探进了口中,情人间的亲吻如今化成了蛇,黏沥湿滑的液体消融着爱意。



他咀嚼起背叛者的名字连同曾温热的情谊,啐在了一地。



肠道里的一切和杯子砸落满地,还滚烫的茶水混着碎砾,放眼满是狼藉。



浑噩的日子过了三天,冲破脸颊皮囊的胡须长了许多,Tony望着镜子——红肿眼眶下生了片阴暗,血丝爆裂般的缀进眼球,那个人喜欢过的眼睛,他想伸手挖出来,他并不否认自己有自毁的倾向,或者是战后应激的创伤,未眠而沉静的夜里他也想了许多,想起那天凌迟的屠场,想起Steve讶异的眼光。



他觉得不甘,一颗饱含爱意和真挚的心,不应得到欺骗,是爱啊,无法原谅没有回应的爱。



早就过电的手机终于被注入新生,数条短信跳进屏幕,只是名字就让Tony隐痛,这段感情让他变成了阴谋论者,他毫无疑问的爱着Steve,却又无法从背叛的憎恶中脱离。



他想起巴尔的摩海湾,那埋葬着的萤火虫、蓝色的双眸。




【倘若有人知晓了这个谎言,倘若你的躯体浮上了水面】




在Tony留给Steve无数拒绝的背影后,他终于回复了Steve的消息,他特地换了门铃的电池,等待夜晚响起的那刻。



手里的刀被攥得出汗,是紧张还是期待?Tony不禁地想,但他清楚的是,他或多或少能得到些解脱。



铃音响了起来,玄关口的Steve熟练拉开鞋柜,手却顿了顿,那双曾被调笑过的红白蓝条纹拖鞋,被Tony放在了最里面的位置,就像是笃定他不被允许前来一样,但很快,瓷白蜡烛荡着的烛光拉回了他思绪,Tony就在他眼前了。



精心准备的晚餐配上红酒,Steve知道今夜是一个很好的道歉机会,尽管他已经说了很多次,但都未得到回应。



“Tony..我应该跟你说清楚的,一开始我确实是抱着帮Bucky的心态来到你身边的,可是后来...我发现你对于我的吸引力大过了一切,而我...却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个事情告诉你,我害怕你会离开,正如我害怕失去你..Tony...”.



Steve吐出沉重的话语,过去的半个月里,Tony的背影他看得太多了,他像案板上的鱼,Tony像是屠夫,将他身上的鳞一点一点拔去,而他只是挣扎着、跳动着将自己送近那刀刃里。



Tony手中杯子里的液体终于静止了,Steve说完那段话后,一颗惶惶不安的心疯狂地想得到求证,他不能接受Tony的拒绝,因为他满怀期待的赴约,如果Tony无法原谅他的话,他会把Tony藏起来。



我该为此付出多少代价,为了那些我隐藏的真实。



“Steve,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”,没有得到回应的话语换来了简单的问题,“因为...我害怕失去你..”,酒杯里的液体晃荡着,Tony终于抬起头望向Steve,“可是我失去了为我父母死因寻得真相的权利!”,玻璃制的杯子在碎片里显得不堪一击,红酒终于洒了一地沾湿了Tony的袜子。



Steve起身靠近已失控的Tony,他蹲下身,手指尽数贴上Tony的脸庞,“对不起Tony,我不知道怎么能得到你的原谅,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了,可是我是真的...”,还未等Steve眼里的愧疚化成柔情,那把早已准备好的刀就插进了糯软的心窝里。



对上难以置信的目光,Tony突然哭了起来,他想“要是没有那束绽放得太过漂亮的康乃馨就好了”,红色点缀着的花瓣像他指缝间的血液,他期望Steve可以骗过自己一辈子,他宁愿活在隐瞒真相的谎言里。



预谋已久、精密计算好的一刀让Steve没了开口说话的余力,他只是深深的盯着Tony,仿佛这是世上最后一眼,他很想擦干净Tony的眼泪告诉他没关系,可就在快再次触碰到Tony脸颊的时候,他失去了如甘露般的空气。



四周的血液混杂着方才落地的酒,吟唱起一首微醺的交响曲,Tony的眼泪砸在黏稠的液体上,敲响新的节点,他紧拥着Steve仿佛回到知晓对方心意的那天,甜蜜告白后高热的情潮,躯体交缠震颤间的热度灼烧了整个夜空。



Tony站在大厦顶楼,下空的风景让他不禁思考:一个人做自由落体运动,落地的时间会需要多久?



【我再也不会回到巴尔的摩的海湾,我会尽力忘却那些萤火虫。】





*题目是woodkid的一首歌,很喜欢很喜欢的一首歌,灵感也是来自这首歌,有兴趣的话你应该去听听!

来玩梗了哈哈哈哈,原梗见P2n

脑子里在光速码字!然后突然思维断了....


下一篇开冬铁!!

法扎和JCS的也太美好了!!

Slan肖子:

上完色了,slo摊位在w13,五谷杂粮批发中心~

没想到米老师真的回复了我!!😭😭

更一个顶置.

Amor,ch'a nullo amato amar perdona,
mi presedel costui piacer sì forte,
che,come vedi, ancor non m'abbandona.
Amorcondusse noi ad una morte:
Cainaattende chi a vita ci spense.

(Love,that exempts no one beloved from loving,
Seized me with pleasure of this man sostrongly,
That, as thou seest, it doth not yetdesert me;
Love has conducted us unto one death;
Caina waiteth him who quenched ourlife!)


——— Divina Commed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