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.

这里时光,拖延症晚期患者。MAR、SPN、DW大坑中,AllD、All铁无节操党.
微博:RDJ内增高富帅x

吸血鬼和猎人.

很快,夜幕降临,看着月光渐渐打在树叶上,在森林里游荡了一天的自己收起了懒散的状态,伸手从一旁的树上折断一只丫杈,为了方便行动,我将它穿过自己金色的发丝然后将它们绾在脑后,随后拿起藏在落叶下的十字架和银剑.

树林一片阴翳,鸟儿似乎都很惧怕黑夜,悄悄的躲藏在自己的巢穴里,在忽然之间,一只乌鸦从天上飞过,我笑了笑,嗯,他要来了.

我躲藏在一颗不大的树身后,将十字架的珠链紧握在自己的手心,右手也紧紧握着剑柄,我等待他的出现,已经很久了.

他来了,原本幽绿的眼睛已化为猩红,他是这座森林的孤王,他是黑夜的掠夺者,他是Loki.

我从树后悄悄的移动,深蓝色的眼睛猎捕住眼前人的身影,此刻,他是离我很近的,也许他已经不记得我是谁,但我感到心中没由来的慌乱,我摇了摇头,试图将那些难隐的情绪甩开,在清醒后,我看着他一步步走入我布置的陷阱,心中难免有喜悦,可在下一秒,他不见了,随后有人在我耳边呢喃.

“I saw you waiting in here for a long time.”

我不禁嘲笑着自己的愚蠢,忘记了吸血鬼能察觉人心的跳动,我回过头,紧紧盯住他那双眼睛,左手握住的十字架已印上他光洁的前额,但眼前的人似乎没有一点反应,他笑了,带着些许傲慢,他伸手将自己绾好的发给放下,指尖玩弄着金色的发丝,然后他微凉的唇舌贴在我的颈脖,用牙齿轻轻的磨蹭着,却始终没有咬下去.

我抬头望着身上的人,黑色微卷的发随意的搭在肩头,因为他俯趴的动作都散在了自己的胸口,罢了,自己本来就只是想抓住他,随后我放开了手中的十字架和银剑,他的利牙也在那一刻深深嵌进我皮肤,血液在不停的流动.

他终于停止了与我颈脖纠缠的动作,只是静静看着我,莫名的,很想看见他那双幽绿的双眸,我看见他舌尖轻舔过沾满鲜血的双唇,模样甚是诱人,我却有点无力,毕竟被吸血不是他而是我,我转了转有些麻木的颈,他笑了,然后他说.

“Thor,好久不见.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