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.

这里时光,拖延症晚期患者。MAR、SPN、DW大坑中,AllD、All铁无节操党.
微博:RDJ内增高富帅x

小故事.

马蹄声响在巴陵的花田里,随之留下许多深深浅浅的脚印,着破虏的喵哥难得没有戴上兜帽,而是露出了他猩红的双眼和眉间的圣火印记,马儿后背的魁首随着风在为自己指引方向.

他的衣袖快垂及马鞍,勾的心里痒痒的,很想扯住那衣袖或者那双手,正在愣神的时候,他回头“傻子,你们苗疆人都这么慢吗,快跟着我”,一黑一白的马儿走在巴陵的花田中,风呼呼的响,吹起他那衣袖艳红如火.

如今走在巴陵的花田中,不是迷了路却忘了该怎么走,马儿停在桥边的路口,路过的喵哥也穿着破虏,兜帽掩住了他模样,也不知他看见绽在他脚下的千衷是怎样的神情,但不重要了.

还没来得及凑齐恶人色的雪河,就已经换来了他那一句“珍重”,终于有勇气扯住他衣袖,却只留给自己他飞扬的衣袂.

那天的巴陵只剩下骑着白马离开的紫色身影和一把破旧的啼鹃红.

评论

热度(4)